手机游戏> 永远的7日之都> 游戏攻略> 综合篇> 7日都市同人文 好梦一场(晏华&赛斯)

7日都市同人文 好梦一场(晏华&赛斯)

作者:KB 来源:九游 发布时间:2018-02-02 15:52:00手机订阅

文/关山遥

这个世界上有些人,一旦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,不仅不会清醒,而是想方设法,让自己梦想成真。

(一)

冰箱里再次空空如也。

晏华早已习以为常,走出厨房,只见始作俑者正瘫痪在沙发上翻阅杂志,桌面上满是风卷残云过后的食物遗迹,只见他指间一松,烟头便准确地落到烟灰缸里,悠闲得好似提前在过退休生活。

“对不起啦华仔,直到月底我都要靠你活下去。”赛斯厚着脸皮,从杂志背后探出头来。

晏华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:“我没有饲养你的必要。”

“但是这个月的奖金都被你莫名其妙扣光了——这样下去我迟早饿死街头。”

“公职人员私自前往红灯区,本来就是不对的事。”

“说过多少次了!我真的只是给姑娘们带去神的福音!就连手都没碰……好吧,你别这么看我,最多就是碰了一下手。”赛斯冤屈得犹如六月飞雪,晏华却没一点动容,最后他只得双手合十请求,“晏华啊晏华,你看我们这么多年,关系已经很不一般……”

每当这种讨好人的时候,赛斯的笑容看起来便格外真诚,然而和他那日在红灯区对姑娘们释放出单纯的快乐相比,还是略逊一筹。

晏华一言不发,直接提枪上膛。

“……才怪。”赛斯从善如流地改了口,“你就把我当成是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,然后被你大发善心捡回来——所以,稍微忍受一下吧。”

晏华微微一愣,冷哼道:“怪不得。”

赛斯迷茫地投来一眼,晏华却直接转身回房了。

“我要睡了,不要来烦我。”

言下之意,请你自便。

赛斯连连点头:“华仔!从今天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!”

——

入睡之前,晏华的神智浮浮沉沉,脑海中却忽然燃起一个念头,渐渐越发清晰:这样朝三暮四的猫,哪个主人受得了?怪不得会无家可归。

(二)

中央庭。

日光徐徐而下,洒成一片朦胧光景。

“赛斯变成了一只猫。”

晏华的语气平稳,冷静得像是在汇报日常工作,而非是叙述一场天方奇谭。

说到这里,躺在晏华肩头的棕毛波斯猫先是恰到好处地“喵”了一声,继而又眨了眨它蔚蓝色的眼睛,眨动间犹如一汪盛满宝石的湖水在若隐若现,唯独那弯起的弧度狡黠得似曾相识,总让人不自觉地联想起……

“它是赛斯?!”安托涅瓦一愣。

晏华顿声答道:“是的。昨晚他强行留宿我家,到了早上就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不是赛斯故意在逗你玩?猫又不会说话。”

“我很确定。”

“理由呢?”

“毛发,瞳色,以及……”晏华忽然语塞。

赛斯变成了猫这件事,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回忆里分明一片空白,却莫名令人对此深信不疑。

趁他不备,波斯猫从肩头滑下,喜悦地越过书桌,几个跳跃后冲进了安托涅瓦的怀里,颇具灵性地连连点头。紧接着它便在女人柔软的胸前趴了下来,爪子搭在纤细的锁骨处,舒服得浑身打了个激灵。

“不要骚扰女士。”晏华回过神来,粗暴地提着它的后颈就往回扯。

赛斯委屈地喵了一声。

当然,在被无情拖离之前,他还死心不息地舔了舔安托涅瓦的手背——即使变成了猫,还是本能地喜欢接近貌美的女性。

“也许只是巧合……”安托涅瓦突然话锋一转,显然是被这争分夺秒的一舔给说服了,“好吧,果然是赛斯。”

“有什么方法能让他恢复吗?”晏华直截了当地问道。

“中央庭没有关于神器使突然异变的记录,或者你可以先将赛斯留在这里,我再想想办法。”安托涅瓦话刚落音,赛斯的猫尾巴便欢快地摇动起来,她扑哧一笑,“晏华,放轻松,赛斯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不过是对同事的基本照看义务罢了。”晏华原本紧绷的脸部线条微微放缓,“实际上,如果能就此少发一份薪金,我乐意至极。”

她还想说些什么,就听见一向有着严谨作风的晏华再次开口。

“安托涅瓦,为了避免谣言和恐慌,这事不要再向别人透露。”

门外传来女孩子们边谈边笑的声音,就像是冬日里的暖风扑面,满是芬芳的花香,勾得某只猫咪蠢蠢欲动,百转千回地叫了一声。

外头立即静了下来,片刻以后便有小心翼翼的讨论声传出。

“我好像听见猫叫声了。”

“不存在的。”

“……我进去看看。”

赛斯顿时摆正了原本瘫痪的姿势,朝着门外歪了歪头:“喵。”

“快来吸猫呀啊啊啊它真的会动呀啊啊啊——”

瞬间爆炸。

晏华眉角不安地一跳:“等等……”

然而已经晚了。猫向来是社交场合的春药,只要准确地向女人堆里投放便能收获比导弹袭击还要激烈的效果,没过几分钟,中央庭所有的女孩子都聚拢过来,白皙的手臂和纤细的指尖,柔软的嘴唇和带着香气的吻,一个个落到了赛斯的耳朵尖上。

棕毛波斯猫慵懒地窝在少女的怀里,蓬松的皮毛微微起伏,喉咙摩擦发出颤动的声音,舒服得连背脊都软了。

简直就是……女·性·天·堂!

“这是你新养的猫吗?太甜了吧。”有人问道。

安托涅瓦先是望了晏华一眼,才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“真想一直抱着它……哎呀,它在亲我,啾啾啾。”少女们欢呼雀跃。

安托涅瓦撑着下颔,朝着晏华轻声笑道:“你看,他很喜欢中央庭……”然而话未落音,晏华便迈开长腿走了过去,唇角紧抿,神情肃然,向来被梳得一丝不苟的刘海自顾自地垂了一丝在耳侧,却反而把他的气质勾勒得更加生人勿近。

光是这样走过来,就有冷空气压境的效果。

他伸出手,一把就将赛斯从少女花园中提了起来,反手丢到肩上。

“喵呜喵??!”赛斯只感觉自己从云端跌落到了地狱,晏华的肩膀厚硬得像锻造过当的钢铁,一下就把他砸得眼冒金星。

少女们面面相觑,却又不敢拦他。

晏华懒得多管,按着奄奄一息的赛斯径直往外走去,仅仅丢下一句话。

——

“这是我的猫。”

(三)

晏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。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怎么知道……”被无情丢在沙发上的赛斯下意识滚了两圈,忽然一惊,“我能说话了?”

晏华想了想:“也许这是你恢复原状的先兆。”

棕毛猫想到自己即将与少女天堂失之交臂,下意识舔了舔自己柔滑的皮毛,肚皮微微鼓动,不知道用哪里发出了人类的声音:“唉,那就太可惜了。”

“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你对成为一只猫有这样大的兴趣。”

漂亮的猫眼微微眨动,肉爪用力地拍在沙发垫上,仿佛是在捶足顿胸:“那是因为我以前不知道女人对猫会有这样大的兴趣,真是失策。”

……又是女人。

不知从何时起,晏华内心就始终烧着一团若有似无的火光,大多数时候忽明忽暗,叫人难以察觉;偶尔十分温暖,好似能陪着他熬过漫长寒冬;还有一些时候,这团火烈烈燃烧,浓烟堵住他的气管,气味又酸又涩,还不如直接窒息。

后来他渐渐压抑了下来,只有在赛斯没心没肺地在灰烬上踩过几脚的时候,才会激起火星四射。

晏华蓦地伸出手去,带着硬茧的掌心落在赛斯微微弓起的背上,从后颈一路扫到了尾椎,那力道很微妙,赛斯先是浑身一震,随后就舒服得颤栗起来。

“舒服吗?”

晏华忽然而然地冒出一句问话,手也同时换了个方向,在猫的耳朵根部和脖颈轻挠了几下,赛斯亦很配合地露出了眯眼享受的表情。

过了片刻,晏华松开手去,赛斯却有点意犹未尽,大约是猫的本性在作祟,不过几步就攀上了对方的大腿,瘫平了身体仰头望他。

“啊,华仔,你撸猫的技术真好。”

得了一句真情实感的夸赞,晏华却不再动作了。

赛斯很不要脸地吩咐道:“再摸一摸。你很快就没有这种机会了,要知道珍惜啊。”

“要叫主人。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你是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,被我大发善心捡回来。”晏华淡淡地重复了一遍,“是你说的,不对吗?”

“哦哦哦。”赛斯现在是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于是清了清嗓子,“主人——”

他态度自然又大方,反而令晏华有点无所适从了,只得低声转移了话题:“算了,我会尽快找到让你恢复原状的方法,然后……你就尽快离开我家。”话虽如此,他的掌心还是再一次覆盖了赛斯毛茸茸的头顶,轻轻地抚弄起来,直到听见猫咪从喉咙里发出甜蜜的咕噜声。

“啊,其实也不用急,做只猫挺好的,在你家里有吃有住……”

晏华微微一顿。

“还有少女的怀抱,简直就是天堂。”赛斯感叹道。

晏华沉默了片刻,忽然站起身来,取了瓶红酒就往露台走去,大概是心神恍惚,竟然连酒柜门都忘记关上。

“你又怎么了?”赛斯懒懒地开了口,显然是对老友这份没来由的闹别扭习以为常了,并不放在心上,“我还没吃晚饭。”

晏华不冷不热地答道:“不是喜欢当猫吗?那就自己捉老鼠吃吧。”

赛斯刚想炸毛,眼角余光却在酒柜那边逡巡了几圈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尾巴随着喜悦轻轻地摇动了起来。

品酒向来等同于一场甜蜜的温存,可惜此刻的晏华却没有这份耐心。葡萄酒香如花朵绽放,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融入其中,什么都不必多想,一杯落肚,便至清晨。

然而贪杯之人向来难醉。

“啊,我的老朋友赛斯,变成了一只猫。”晏华望着杯中澄澈剔透的液体,在心里喃喃地重复了一遍,“也许是报应。他总是没有好事,就知道给我惹麻烦,我有时候真想把他……”

把他怎么样?

晏华有些头昏脑涨,瞬间就把这个念头抛诸脑后了。

“咣啷——”

屋子里传来打碎玻璃的巨响。

晏华倏然惊醒,回去一看,才发现被打碎的是他珍藏已久的红酒——里头的酒液已经不翼而飞,唯有半个空荡荡的红酒瓶躺在玻璃碎片里,茫然地打着转。

赛斯愣愣地窝在酒柜里头,一听见晏华的脚步声,旋即迈腿就想往下跳。谁料晏华动作极快,在空中一把就提起他的后颈,正对着晃了晃。

“嗝。”赛斯忍了半天,还是打出了一个红酒味儿的饱嗝。

晏华说道:“你偷喝我的酒?”

“怎么可能!”赛斯知道晏华向来最在意他的红酒,现在被当场抓包,顿时浑身炸毛,四肢在空中无助地划动了一下。

晏华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了两下,声音压得沙哑:“是我平时太纵容你……”

赛斯深感不妙,连忙求饶:“晏、晏华,有话好说,别轻易动手。我现在还是只猫,很脆弱的,你要是敢打我,我就真的敢死在你手上呀。”

晏华被他提醒,当场一愣:“是只猫啊。”

赛斯看出晏华有点醉了,以至于表情略有松动,于是他尾巴再度上翘,露出一个乖巧的表情,在他掌心里头喵了一声。

“那就……什么都不能做了。”晏华低声说道。

“对对对。”

晏华沮丧地合上眼。

他忍不住扪心自问,自己这么多年来,是不是真的在养一只不太听话的猫,它漂亮而骄纵,没有归属感,偶尔没大没小,不分轻重,惹的全是麻烦。

每次招惹完别人,拍拍屁股就想走。

赛斯看他脸色阴沉,歪头想了想,不怕死地追问道:“你想做什么?好吧华仔,如果你真的很生气,可以稍微揍我一下,不要太用力就好啦。”

……最重要的是,偏偏在走之前,这个人还要回头撩拨一下,一举一动都仿佛在说:不要忘记我哦。

“滚。”

闻言,赛斯艰难地从晏华手中挣脱,见好就收,说走就走。

一地狼藉之中,晏华眼看着赛斯毫不留恋地转身,一眨眼便没了影踪,只觉得头痛欲裂。

4

从沉眠中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。

梦境的碎片随着神智的回笼而被挤得无影无踪,晏华难得地在床上干睁着双眼,赖了一会儿床。

“……原来是,做梦啊。”

说来也是,除了不讲道理的梦境,还有什么能让他相信赛斯变成了猫这种老掉牙的故事?晏华下意识地忽略了“梦境的内容反映了心底的渴望”这个因由,深呼吸了一口气,起床。

“咣啷!”是熟悉的、红酒瓶被摔碎而发出的响声。

晏华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直跳,连忙赶往案发现场。

客厅的酒柜旁,果然碎了一瓶红酒,依旧是空空荡荡,没浪费一滴美酒——赛斯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,一看见晏华的身影,下意识拔腿就跑。他手脚修长,皮肤白得像远离阳光的瓷片,湖水蓝的眼里一半是恐慌,一半是惯常的嬉皮笑脸。

从外表来看,是个人类没错。

晏华三步化作两步就把人捞了回来。

“你变回来了?”

赛斯茫然地张着嘴:“啊?”

晏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发现他确实一无所知,顿时松了一口气,心道变成猫什么的果然是在做梦。但是这一切实在是太巧合了,他忍不住发问:“你偷喝了我的酒?”

赛斯深知逃命无望,唯有另辟蹊径,拍了拍晏华的肩膀,指着那一地狼藉便是鬼话连篇:“发生了这种事,不开心是难免的,我和你一样很伤心。但是你一定要相信,这一切都是意外,是神对你的考验,和我根本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晏华:“你嘴巴里有酒的气味。”

赛斯神色一变,心虚地抖了抖:“怎么可能!”

又是这样熟悉的对白。

晏华有些恍惚,几近要分不清真实与幻梦的边界了。

“……是我,平时太纵容你了。”晏华语气微妙。

赛斯立即认怂:“晏华!有话好说,别轻易动手,还是先从我下个月的薪金开始扣起吧……不过如果你真的扣了,我下个月也要住在这里哦。”

还是这种欲擒故纵的说话方式,让人听了就生气。

晏华一时语塞。

“对了,你刚才问我变什么了?”趁他发愣,赛斯连忙转移话题。

晏华下意识地答道:“我昨天晚上,梦见你变成了一只猫。”

赛斯顿时哈哈大笑,还装模作样地朝他挑了挑眉。

“原来昨天你梦见我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,这瓶红酒就当作我昨晚在你梦里的出场费吧。”

简直是死不悔改,还要倒打一耙。晏华没搭理他,只是喃喃自语。

“既然不是猫了,应该就不用手下留情了吧……”

“你想做什么??!!等等晏华,你枪里有子弹,会走火的——”

晏华笑了一下,把枪膛里的子弹一颗颗地退了出来。他的武器坚硬如钢,即使不能开火,也是人间兵器。

用来驯猫,最是适合不过。

5

晏华正襟危坐,认真地翻阅着一本宠物手册,神色好比是在执行公务。

赛斯被揍得奄奄一息,只得趴在沙发背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骚扰他:“你怎么突然就想养猫了,还做笔记,好认真啊。”

“养了很久了。”晏华淡淡答道。

“什么时候?”

晏华笑了一下,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好事。

“你不知道的时候。”

往期同人小说阅读通道>>>戳这里哦!

玩家评论

(0条)

全部评论

  • 相关阅读

  • 最新文章

永远的7日之都

(初音联动)
永远的7日之都

类型: 卡牌 

安卓:公测

《永远的7日之都》是一款由网易(NASDAQ: NTES)制作与发行的 [详情]

《永远的7日之都》是一款由网易(NASDAQ: NTES)制作与发行的角色扮演类游戏。这款都市幻想题材的RPG,以多英雄操纵即时战斗为主要玩法,拥有十数条剧情线可供探索挖掘,体验极其丰富。

开发者: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

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
预约游戏 安卓版下载 安卓版暂无下载 苹果版暂无下载
领取礼包 订阅游戏

02083918160

游戏专题

Android版
  • 06-20 10:00

    新资料片新主线&初音复刻

  • 05-23 10:30

    新资料片新角色新时装

猜你喜欢

@for=9@

@name@

@endfor@
九游玩游戏,现金福利天天送 下载九游客户端
预约游戏
扫描二维码下载九游app预约游戏
第一时间接受活动,礼包,开测下载提醒